?

超50部耽改,復制《陳情令》?“別把一時僥幸當做政策放開”

標簽: 暫無標簽 來源:鈦媒體作者:吳曉亞2019-09-23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陳情令》帶來的究竟是機遇,還是泡沫?是所有人下場前都需要謹慎思考的問題。

  “陳情令B3區1張,7300要的抓緊!”

  昨晚《陳情令》泰國粉絲見面會開始前一個小時,朋友圈黃牛仍在激情售票。“我聽過最貴的是3萬一張。人超……級……多!國內國外(粉絲)一半一半吧,還有好多業內來追。”一位《陳情令》主演的粉絲兩天前毫不猶豫飛往泰國,為這場盛會買單。

  此次泰國粉絲見面會再次為這個IP和大票粉絲續命。可以料想,11月份的南京演唱會依然會掀起狂歡,又是一門出品方賺得盆滿缽滿的好生意。今天登陸韓國播出的消息不過是錦上添花。

  當然,這只是《陳情令》長尾效應中不大不小的一環。口紅銷售額、OST銷售額、會員收入的一系列數字不斷刺激著蠢蠢欲動的行業各環節。

  2019夏日限定《陳情令》結束一個月多后,耽美熱并未散去,并逐漸燒到影視圈的其他項目和公司。

  9月18日微博熱搜詞條#絕地求生將影視化#,據悉該劇有嘉行參與;9月19日熱議話題為priest的《默讀》選角。在此之前,耀客新戲《鳳于九天》宣布開機也得到市場注意。而據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河豚影視檔案了解,耽美圈的經典作品《破云》也在秘密拍攝中。

  圈內對耽改劇的注意力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長期從事耽美項目落地的時光烙印傳媒負責人楊瑞妍告訴作者,去年《鎮魂》之后耽改劇就有出圈的跡象,但真正爆發還是今年下半年,“一些平臺的制片人會來問,有沒有一些類似的項目和IP資源,他們有興趣開發成網劇。”

  這些來接觸的人中包括優愛騰芒搜狐,也有頭部影視制作公司,自然不乏一些想要合作衍生的小公司,甚至一位曾經在央視供職的老領導也來詢問,“這種耽美項目我們看看怎么能合作起來。”有些不想參與耽美項目的公司,也想在自己成型的作品中加一點“社會主義兄弟情”。

  種種跡象都在釋放信號,《陳情令》的成功似乎使2016年以來耽美影視作品遭遇的陰霾一掃而光。“沒有錯誤,不存在試錯”,作者絲毫不懷疑正在開發的《今夜哪里有鬼》會成為下一個《鎮魂》。

  可獅子魚的負責人胡夢卻不這么樂觀,“不要把一時的僥幸和網開一面當做政策的放開,不要去跟風,到時候怎么死都不知道。”作為2016年那批最早參與過耽美影視劇制作的公司,獅子魚的《不可抗力》曾經也集各種話題于一身,卻在上線一月后遭遇下架。不過一個月的發酵加上衍生周邊,《不可抗力》的最終收益比依然驚人。

  不過,如今獅子魚早就消耗完手里的耽美IP,開始專攻幾乎無政策風險的項目。即便《陳情令》賺得盆滿缽滿,獅子魚也沒有再染指耽美的念頭。在胡夢看來,有那么多沒有風險的題材可以探索,為什么非得去挑戰政策底線?一個特例得以從嚴苛的政策之網漏出,不代表每個項目都這么幸運。默默無聞死掉的只會是大多數。而現在的繁榮、項目的頻繁啟動更像是各大公司在想法設法脫手前兩年屯下來的耽美IP.

  風險是有的,但成功的誘惑更大,再渺茫的成功率在一連串的巨大收益和僥幸心理下總是被很多人選擇性忽略。

  耽美捧藝人,人氣明星下場,但性價比更高的是新人

耽美劇什么最重要?自然是演員。

  從來沒有哪一類作品像耽美這樣,讓觀眾忽略劇情,只為演員的CP感買單,自然也沒有哪類劇集的演員需要承受如此的風險和別樣的關注。吃腐女紅利讓耽美劇迅速走紅是經過多次檢驗的真理,幾部成功耽美作品讓nobody搖身一變成為頂級流量的誘惑就擺在那兒。

  《默讀》的選角工作啟動當天便得到業內外的關注。《陳情令》熱播期間,王一博便因神似《默讀》主角費渡的裝扮被推上微博熱搜。且《默讀》的出品方為《鎮魂》背后的磨鐵,啟動時間又在《陳情令》成功之后,多方因素交織讓《默讀》未播先火。但這次“溜”的明星咖位有些不同。

  井柏然出演費渡、任言愷出演駱聞舟的消息甚囂塵上,也有八卦號稱秦昊出演駱聞舟,費渡一角接觸過劉昊然。很多人氣男星出現在候選名單上。作者就《默讀》選角一事詢問CDHome工作室,該項目負責人以項目剛剛啟動為由回絕。

  盡管主角花落誰家并未塵埃落定,但此次選角透露出一個信號,耽改劇的主演候選人擴展到人氣男星。在此之前,因為題材敏感,耽美相關作品是新人或三線開外特供。

  2014年至今播出的30部耽美項目,出演者大部分仍然在影視圈無姓名,脫穎而出的《上癮》《鎮魂》和《陳情令》的主演在這些項目之前都籍籍無名。朱一龍得到出演《鎮魂》的機會來自原定演員的臨時“跑路”。據說,王一博出演藍忘機不過是完成樂華的指派性任務。那時,有點名氣的男演員都不會“以身犯險”。且大部分耽美項目投資不高,制作粗糙,有名氣的演員也犯不著自降身價,反而給新人留下機會。

  “那時候就是說,火了就行,其他都沒關系。什么封不封殺,你只有火到那個程度才會被封殺。而且不會永久封殺,兩年以后出來,只要人氣在就好。”一位制作過多部耽美作品的制片人告訴作者。而從幾位藝人的發展軌跡看,事實也確實是這樣,沒有人因出演耽美作品永久性離開這個行業,反而有前輩一躍成為一線,所以即便2016年黃景瑜和許魏洲出演《上癮》后被主流媒體封殺,很多小藝人仍在前仆后繼。

  兩年后,耽改劇《鎮魂》和《陳情令》的接連成功放大了這類項目的好處,同時修改后的“社會主義兄弟情”也在一定程度上規避了風險,直接促使大量成熟藝人涌入。黃曉明、尹正加盟《鬢邊不是海棠紅》便是一個開端。

  今年5月時光烙印為自家的耽美項目做了一次選角試水,立刻收到幾千份報名資料,“很夸張,都是公司帶著藝人一塊兒來。”這些競爭者中不乏上星劇男三男四的演員,微博粉絲在幾百萬到千萬不等。參與者們往往很有自覺,就算不會特別去強調,也不會寫入合同,但演這種戲的都會私下營業。

  不過耽美劇的cp感是個玄學,一方面需要在篩選藝人時嚴格把關,一方面需要演員自身的火花和演技。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劇集能在腐女圈掀起多大水花。一位B站剪刀手告訴作者,去年自己剪《鎮魂》的片段憑借流量在B站賺了一萬多,但是今年《陳情令》只賺了不到一千。言下之意,后者的cp感還是差了點。

  不過,以上條件都在其次。對于出品方來說,藝人的經紀約落在誰手中才是最重要的,“很尷尬,我們選中的往往經紀合約有問題,這種藝人我們不敢合作。”這個“有問題”指的是大部分藝人已經簽了經紀約。

  耽美項目依靠售賣影視版權賺的錢遠不如捧紅藝人后帶來的商業合作收益高。如果不能把藝人的經紀約牢牢攥在自己手里,損失不計其數。有人透露,《陳情令》就是這個情況,“對接品牌進來,需要藝人配合,肖戰配合不了,這是一個bug。”所以很多從業者的共識是,“簽素人都好過簽(成熟)演員”,否則走紅了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有趣的是,芒果系的公司曾在一部耽改劇尚未定下演員時要求之后用這部戲的藝人來出演自家作品。演員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走紅之前把人預訂下來。

  平臺都已入場,但繁榮背后是囤積IP的轉手熱?

  爭搶著進入這條賽道的不僅有演員,還包括IP所有方、投資方、平臺、制作公司、衍生品公司,等等。“現在基本上IP不用我們自己去找,都是他們來主動聯系我們。”而面對洶涌而來的資方,楊瑞妍頭疼的是如何平衡各方的配額。但就在兩年前,資方卻因為時光烙印要開發耽美項目而撤資,“資方直接說,你們這種東西絕對不會有出頭之日。”

  如今優愛騰芒搜狐以及海外資本紛紛覬覦這片市場。當然,每個平臺的要求各不相同。一位與多個平臺有接觸的制片人告訴作者,一般優酷會以參投的形式跟進,騰訊則會以綁定較深的嘉行來跟投。愛奇藝比較霸道,要求全資全控。

  大公司自己開發耽美項目的也不在少數。其中《鬢邊不是海棠紅》背后是愛奇藝和歡娛影視、《絕地求生》背后是嘉行、《鳳于九天》背后是耀客……

  當然,也有不少小體量的衍生品生產公司也想分一杯羹,用幾十萬授權費拿某一個品類。畢竟《陳情令》的口紅只要了20萬授權費,換回超過一億的銷售額。據悉,接下來《陳情令》準備與MAC聯名口紅,開發天子笑的酒。

  衍生的前提是項目落地。

  之前有媒體羅列了籌備中的59部耽美題材作品,其中大部分僅售出版權,只有一小部分已經開機或拍攝完畢。在胡夢看來,現在的繁榮更多是各大公司在想法設法脫手前兩年屯下來的耽美IP.而這次流轉活躍的,很多就是當初那些熟悉的項目。

  2016年《上癮》《不可抗力》相繼走紅一度讓耽美成為影視公司和資本眼中的香餑餑,又恰逢當時IP熱,不少公司當即屯下大量耽美IP.《默讀》就曾在那時接觸過獅子魚,“今天問我這個IP要不要買,兩天后就被買走了。那個時候趕上耽美熱和IP熱,兩個撞一塊。”

  那時,便宜一點的IP幾十萬可以拿下,貴一些的上百萬,能達到千萬級別的就比較少了。“那個時候買IP的人沒時間看小說,差不多看看作者是誰,小說知名度高不高就買,屬于瘋搶階段。”據悉,《破云》第二部在作者尚未動筆的情況下已經被買下版權。但買回來才發現,很多小說不好落地。“比如現代都市類、商戰、懸疑都比較吃香,類似《默讀》《破云》;古裝、仙俠玄幻類也比較受歡迎。但如果尺度很大,全程在開車,就很難改編成影視劇。”

  《陳情令》恰恰屬于相對好改又吃香的那一類,“群像,又有點國學元素在里面。”最重要的是,原著感情戲本就比較隱晦,改編成影視劇不需要大篇幅修改,在宣傳上也有國風元素可以打。

  大多數耽美IP沒有《陳情令》幸運,被瘋搶過后遭遇耽美影視作品被禁,很多IP只能砸到手里。《陳情令》又讓這些IP有了重見天日的希望。但在胡夢看來,很多人只看到成功的個例,卻看不到失敗的累累教訓。

  成功率極低,政策雙標,冒險值得嗎?

  就在《陳情令》熱播期間,一部名為《少年江湖物語》的沙雕耽美改編劇也在播出,盡管豆瓣顯示該劇的評分達到7.5,但評分人數只有不到5000,跟《陳情令》的60萬+評分人數相去甚遠。

  從2014年《類似愛情》起始,在過去的六年里,以兄弟情、純耽美甚至改編為BG感情戲上線的耽美IP多如牛毛,但真正成功的只有《上癮》《鎮魂》和《陳情令》寥寥幾部,更多的還是《少年江湖物語》這樣悄無聲息的作品。這些作品評分未過萬,有些甚至至今沒有開分,甚至連口碑也非常一般,很多在及格線以下,好的也不過6-7分。

  質量也跟投入成本的限制有著很大關系。

  對于制作方,一方面不敢放開手腳做,需要控制成本,即便真的被下架,也可以盡量減少損失。在《鎮魂》和《陳情令》之前,大多數耽美作品的成本控制在千萬以下,幾百萬是正常成本,因此很難保證作品成色。

  另一方面,很多從業者從內心里并不認可這類題材,純粹為了耽美而耽美。一位制片人告訴作者,當初他們在籌備一部耽美網大時,盡管自己覺得這只是單純的愛情故事,但一開始很多主創并不是很能接受,排斥很大地影響了作品的創作。“導演開始是有一些在意。后來我跟他說你會戴有色眼鏡看《藍宇》《斷背山》嗎?為什么要戴有色眼鏡去看一段感情?”甚至很多演員在結束營業期后將這段從業經歷當做黑歷史塵封起來。“就算是通過耽美紅起來的,也不愿意這么說。”一位藝人經紀這樣說。

  截至目前最成功的耽改劇《陳情令》恰恰規避了這些問題。過億的投資在服化道和取景等方面都看得到。最重要的是,一位知情人士告訴作者,《陳情令》從編劇到美術、化妝,都是原著粉絲,整個拍攝現場宛如粉絲見面會。

  一些比較成功的耽美作品幾乎都有作者親自參與,且需要經過漫長的劇本開發,以及后期的粉絲運營。那些深藏在微博、B站、各個論壇的意見領袖有他們獨特的腐女運營技巧。要保障每個環節都不能出錯,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作品質量。而這只是第一關。

  2016年眾多耽美作品被下架的陰影仿佛還在昨天,但《陳情令》的順利播出和狂歡堪稱奇跡,以往束縛耽美IP的問題似乎從此都不存在:面對政策,有社會主義兄弟情做擋箭牌,純耽美作品可以走海外市場,后續衍生有大批量腐女買單,現在連資方都不用自己去求,上趕著找耽美項目合作。

  但在很多從業者看來,政策對個別項目放開所釋放的信號是錯誤的引導,“為什么要雙標?我特別不能理解。這樣做會害死一批人,會引導很多人去做。”一位曾出品過耽美作品的制片人向作者抱怨,“我們這種制作公司真的會不明白,會覺得是不是政策放開可以做。要么就政策放開,要么不放這個口。前腳剛限完,突然又有特例,我們很懵逼。說白了,《陳情令》的出品方、制作公司太厲害了,都是這個行業金字塔頂端的人。”

  除了上面壓下來的政策限制,很多出品方還得小心維護各方關系。一位制片人告訴河豚君,當初他們發行耽美作品時,必須全網各個平臺都得發,不能單獨跟某一平臺合作,“因為都知道這個片子屬于可舉報范圍,但又吸粉帶流量。要好大家一起好,否則誰也別想播。”

  事實上,現在的審查比以前更嚴苛,“只要是兩個男演員的戲,你就會非常束手束腳。可能只是非常正常的宿舍戲,創作者覺得沒有任何尺度問題,但還是會讓你修改。很多主觀意見,你不知道今天審查的人是誰,一個人一個想法。”后來,即便知道如何規避敏感點,很多創作者也不愿意再去費這個心思,“你如果把它當成在打擦邊球,意味著你本身就覺得它有問題。” 誠然,《陳情令》在商業上的巨大成功,對行業是巨大的誘惑,也撩撥了蠢蠢欲動的創作者,行業的新動靜都是這部劇帶來的余波。但一部耽美劇,從開發到順利播出,任何一個環節都承擔著數倍風險,隨時有可能被喊停。

  《陳情令》帶來的究竟是機遇,還是泡沫?是所有人下場前都需要謹慎思考的問題。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排列三走势图 金牛棋牌作弊器下载 未来五年开什么店赚钱 打造爆款视频能赚钱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天津十一选五开将公告 手游棋牌辅助软件骗局 一款可以赚钱的手机试玩应用 极速快3是什么意思 老板烟机赚钱吗 北京市尾号限行规定 股票涨跌幅限制 南京的福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