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享經紀約簡析

標簽: 綜藝節目 來源:浙江一墨律師事務所作者:張海珍2019-09-23
藝恩網轉載本文只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摘要]

共享經濟在過去十年間風靡全球。與此同時,“共享”概念也逐漸浸入演藝經紀行業。

  從產品到空間,從技能到勞務,從資金到產能,共享經濟在過去十年間風靡全球。與此同時,“共享”概念也逐漸浸入演藝經紀行業。

  2018年的《創造101》選手孟美岐、紫寧等人“集體出走”糾紛,讓我們了解到,節目中得票數最高的11名女孩在通過節目出道并組成火箭少女101后,最終是由海南周天娛樂有限公司操盤運營,也就是說周天娛樂擁有火箭少女101女團成團后兩年期的獨家、全權代表女團全部11人在全球地區安排其演藝事業工作和活動的權利。根據工商登記資料顯示,海南周天娛樂有限公司是上海騰訊企鵝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為騰訊視頻總編輯王娟。無獨有偶,另一男團養成類節目《偶像練習生》的節目制片人姜濱,在相關采訪中曾透露,愛奇藝作為節目的平臺方,將會和金牌經紀人葛福鴻共同成立一家新經紀公司,負責9人男團為期18個月的包裝運營,共享這9人的演藝經紀約。

  上面這兩種經紀運營模式,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共享”經紀約。知名經紀人紀翔曾說,這是一個彼此成就的時代,也是一個共享的時代。

  一、什么是共享經紀約?

  在我國,共享經紀約并不是一個法律概念,而是一種商業模式,簡單說就是以藝人為中心,原經紀公司與新經紀公司之間達成的關于藝人演藝經紀代理權如何共同行使、如何創收的合作模式。究其根本,共享經紀也是藝人、原經紀公司、新經紀公司在文娛行業的激蕩變革中相互博弈的結果。所謂“共享經紀約”,其實就是藝人經紀公司與第三方主體(目前而言,以節目平臺方下設子公司較為常見)約定,由該第三方主體在一定期限內(常見為18個月)享有并對外統一行使藝人演藝經紀代理權。

  二、為何要共享演藝經紀?

  我們知道,藝人經紀公司往往是依托自身資源和專業管理經驗,為演藝人員提供涵蓋演藝生涯規劃、形象塑造、專業培訓、宣傳推廣、洽談安排演藝和商務機會、法律事務代理和行政顧問在內的全方位的經紀服務業務。但是隨著藝人話語權不斷加強、演藝市場不斷細分,單一經紀公司已經慢慢變得無法滿足藝人發展需求,于是共享經紀約逐漸成為一種新的選擇。

  1、藝人個性化與專業化訴求不斷加強,傳統經紀公司逐漸無法滿足藝人發展需求。

  就我國目前文娛經紀市場的整體發展狀況而言,全約無疑是每一家經紀公司的首選——藝人相關的全部事項都由經紀公司掌管。退一步講,只有在建立全約這個大前提下,經紀公司才有可能愿意傾其所有去打造一個藝人。全約對于經紀公司而言是一種權利,但更是一種保障。

  與此同時,近幾年,我國司法判例將演藝經紀合同定性為綜合性合同之后,藝人單方解約不再那么容易。在蔣勁夫與唐人影視解約案的判決中,法院對于演藝經紀合同的定性問題做出了較為詳細的闡述,“涉案《經理人合約》系唐人影視公司與蔣勁夫所簽訂的關于發展蔣勁夫未來演藝事業的多種權利義務關系相結合的綜合性合同,其中包含了委托、行紀、居間、勞動、著作權等多種法律關系,屬于具有綜合屬性的演出經紀合同。此類合同并非單純的委托代理或行紀性質,因此不能依據《合同法》中關于委托代理合同或行紀合同的規定享有單方任意解除權,仍應適用《合同法》九十四條關于行使合同解除權的一般性法律規定。”

  但是這些年隨著“明星IP”概念的不斷深化,核心藝人逐漸掌握話語權,藝人議價能力不斷提升,藝人經紀業進入轉型期。傳統保姆型經紀人越來越無法滿足藝人個性化和專業化發展的需求。藝人流失仍然時有發生,而大部分藝人出走的原因都是經紀公司無法提供強有力的資源支撐。的確,我國藝人經紀行業技能缺失始終是當前整個藝人經紀市場不得不面對的難題。藝人經紀行業沒有嚴格的市場準入、缺乏專業統一的技能培訓,這一系列的問題在互聯網造星時代不斷被放大。與此同時,藝人成長周期越來越短,如何跟著藝人成長速度,以多元化方式實現造血變現等諸多市場問題,成為很多老牌經紀公司、中小型經紀公司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問題。

  2、新生代經紀公司的演出機會多樣化且市場體量大,但其藝人資源卻不能與之匹配。

  目前我們了解到的參與經紀共享的第三方公司,絕大部分都是細分領域的頭部企業,以互聯網平臺為例,騰訊、愛奇藝基本壟斷目前國內網絡綜藝市場。2018年,新播國產網綜數量為162部,除了資金、制作團隊,其帶來的另一市場缺口便是“藝人”。以《偶像練習生》為例,節目方從國內外87家經紀公司、1908名練習生中選拔出了100位最終參加節目錄制,另一熱門節目《創造101》的錄制選手人數則在101人。對于諸如此類的選秀類綜藝節目而言,平臺方在節目制作宣發端投入了巨資,勢必希望通過后續的經紀運作謀求進一步的價值回報。

  原經紀公司面臨發展困局、第三方經紀公司(即新生代經紀公司)具備消化和運作渠道,所以實現藝人的共同培養、資源共用終將成為一種趨勢,打造多領域合作開放的行業新生態勢在必行。

  三、市場上的共享經紀模式有哪些?

  就共享經紀模式分類問題,目前并沒有統一的規則和標準。下面我們主要根據實踐經驗,就演藝經紀市場正在進行的共享經紀模式作簡單區分與介紹。

  1、共享時間:即原經紀公司將其在享有的某一時間段內的部分或全部經紀權利讓渡給新經紀公司,雙方按照一定比例分享收益。以《創造101》為例,海南周天娛樂在其聲明函中明確載明,周天娛樂擁有火箭少女101女團成團后兩年內獨家、全權代表女團全部11人在任何國家或地區安排演藝事業工作和活動的權利。

  2、共享地域:即原經紀公司將其在某一地域范圍內的部分或全部經紀權利讓渡給新經紀公司,雙方按照一定比例分享收益。例如張靚穎的唱片約,其一度把自己海外唱片約簽給了環球,而國內唱片約仍留在自己手里。

  3、共享內容:即原經紀公司將其在某一細分領域的部分或全部經紀權利讓渡給新經紀公司,雙方按照一定比例分享收益。比如只約定唱片的制作發行,就是“唱片約”,只約定電影電視劇的拍攝,就是“影視約”,以此類推,還可以“廣告約”,“綜藝約”……等等。每個分約里,甚至還可以再細分,比如唱片可以分為“制作約”和“發行約”。

  在這里需要強調的是我們討論的 “共享經紀”不包含單純的“分約”。如果某個藝人將其演藝事業中的電影、電視劇、廣告、演出活動、商演、拍照或模特兒等各項事務分別委托不同的經紀公司代理,對于這類以藝人為中心的“分約”,并不構成我們討論的“共享”。我們在此討論的共享經紀約的雙方主體必須是原經紀公司與新經紀公司,只不過其共同指向的對象是藝人。

  四、共享經紀的難點和痛點

騰訊和樂華的沖突事件提醒大家,經紀共享絕非僅僅是一個皆大歡喜、一帆風順的事。原經紀公司、新經紀公司之間利益的博弈始終會糾纏其中。根據當年《樂華娛樂、麥銳娛樂及藝人孟美岐、吳宣儀、張紫寧關于海南周天<創造101>項目的聯合聲明》顯示,樂華娛樂、麥銳娛樂和三位女團成員頂著違約風險決然出走的主要原因在于合作過程中超負荷的不合理工作。在我們看來,這主要也是原經紀公司和新經紀公司在藝人的檔期協調上出現了問題。實際上,在共享經紀過程中,除了檔期協調,各方權利邊界、財務公開、宣傳投入、簽約時間等都是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創造101>

  1、共享經紀的前提是明確擬共享資源的范疇與經紀權利的邊界。

  建立共享經紀合作模式的第一步就是要根據新經紀公司的資源優勢,結合雙方需求,明確擬共享的資源范疇與經紀權利的邊界。如果新經紀公司是以內容制作為核心的制片公司,那么雙方共享的領域主要應當集中于演出。結合目前市場的細分程度,演出還可以明確為僅限于出演影視劇或綜藝節目等。當然,在實際運作過程中,作為新經紀公司而言,若其具有一定的資源優勢或強勢地位 ,其一般都會根據自身長遠的發展需求,要求共享經紀打包權,即共享包括演出、代言、唱片甚至是衍生品開發等全部內容在內的經紀代理權。

  2、設置藝人檔期安排機制,保持對外步調一致。

  藝人經紀的人身屬性決定了同時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經紀公司安排其演藝活動可能帶來的問題,就是檔期沖突。所以在共享經紀約下,新經紀公司與原經紀公司基于不同的合作背景、資源優勢等情況,對于藝人檔期安排規則的設置也不盡相同。在新經紀公司掌握話語權的情況下,必然是在一定時間、一定地域或一定的內容領域內由新經紀公司獨家行使藝人的經紀權,獨家管理、運營藝人的相關演藝事業活動;原經紀公司在共享期間或范圍內暫停行使經紀權,至少對外簽約的權利應當由新經紀公司統一對外行使。當然,原經紀公司仍然可以安排、接洽藝人演藝事務,只是需要第一時間向新經紀公司報備并由新經紀公司與相關合作方簽署合約等。

  為平衡雙方利益,新經紀公司與原經紀公司之間可以根據資源來源渠道分別設置收益分配比例。

  3、新經紀公司必須建立財務披露制度,保證原經紀公司財務知情權。

  共享經紀期間,原經紀公司與新經紀公司之間的結算周期、結算流程以及相關稅務問題必須予以明確。尤其是藝人收入的支付路徑、稅費扣繳等問題必須引起重視。雖然共享期間,藝人的對外經紀權主體一般是新經紀公司,但是目前一般的操作模式是原經紀公司的應得分成中包含了藝人收入,新經紀公司按照約定向其支付收益分成之后,由原經紀公司按照其原經紀合同約定比例向藝人支付收益,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藝人收入所涉稅費代購代繳義務也就在其原經紀公司。

  4、宣傳推廣有助于提升藝人價值,但應統一口徑、實時協調。

  共享經紀約的出現終究是為了集原經紀公司和新經紀公司之合力共同打造藝人,以實現藝人的演藝價值。藝人的品牌、口碑、流量并不是從天而降的,更不是一勞永逸的,而是需要不斷的進行宣傳、包裝、推廣,因此,在共享經紀約期間內,對于藝人的宣傳推廣的口徑、費用的承擔等往往也是橫亙于藝人、原經紀公司、新經紀公司之間一個現實而又常常在合約中被籠統處理的問題 ,經紀共享是有期限和范圍的,因此對于共享模式的架構、利益的分配理應綜合考慮宣傳推廣的投入。

  5、把握共享經紀約的簽署時間,有效降低共享成本。

  藝人、原經紀公司、新經紀公司,只要有一方占絕對話語權,那么共享經紀就不可能往后推動。以《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等選秀類綜藝節目為例,2018年至今網綜產業鏈的上中游環節不斷趨向健康,下游變現渠道更為多元,頭部平臺的變現能力不斷變強。因此,未來各大經紀公司與互聯網寡頭平臺共享藝人經紀約將是主流趨勢。

  業內也有律師在探討綜藝節目選手何時簽署共享經紀約的問題,節目錄制前簽、節目錄制中簽還是節目錄制結束以后再簽?客觀上而言,在共享經紀概念剛出來時,由于經驗不足,確實存在過節目錄制中或者節目錄制結束以后,再找藝人、藝人原經紀公司洽談共享經紀約的案例。結果可想而知,節目錄制即將接近尾聲,作為平臺放而言此時已經喪失了談判優勢和談判地位。我們的建議是在藝人參加節目錄制前,就需要開展共享經紀的具體談判,直至簽訂共享經紀合約。除非原經紀公司有較強議價能力,否則在未簽訂共享經紀合約之前,藝人不得參與節目錄制。

  就目前而言,共享經紀約是演藝經紀業務多元化拓展的必然選擇和結果。但作為一種新生商業模式,其是否能真正滿足原經紀公司、藝人以及新經紀公司的發展需求,能否實現該三方主體的利益平衡,均有待市場的層層考驗。


編輯:yvonne

猜你喜歡

?
官方微信
?
藝恩數據App

專業電影人裝機必備

免費下載
排列三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 浙江11选5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456棋牌电玩城app下载 山西泳坛夺金最近5oo期 安图恩赚钱吗 辽宁11选5网上投注 东安中彩票 大饭店亏本小饭店赚钱 上海时时乐幵奖走势图 快手小号赚钱